您所在的位置: 長壽文明網 > 長壽好人榜
余施
來源:      發表時間:2015-10-13


      “妹兒,辦理低保還需要哪些手續?”

      “我的記性不好,麻煩你把需要的資料寫在我本子上!”
  
      “我不認字,請你把意思講給我聽聽。”
  
      5月21日一大早,美滿村村委會辦公室的門剛打開,一群村民就圍住他們25歲的女村支書余施問東問西。
  
      余施是長壽土生土長的農家女孩,在一起玩到大的姑娘爭相往城里跑時,好不容易通過上大學跳出農門的余施,卻又返回了農村。2010年,她大學畢業后來到八顆鎮美滿村任村官,并通過的一年的實踐,成功“升”至美滿村黨支部書記。

      抗父母之命 跳出農門后又回農村
  
      余施是鄰封焦家人,父親余壽才是一名中學老師,母親王萍下崗待業。 2009年6月,21歲的余施懷揣蠶學、人力資源管理學兩本學位證書,從西南大學畢業。
  
      聽話懂事、勤奮好學的余施一直是父母的驕傲,原以為女兒大學畢業后會在城里找份體面的工作,然而,余施違背父母的意愿報考了大學生村官。
  
      余家父母急了:“別人都往城里跑,你一個女娃娃家偏偏要跳回這個‘火坑',這些年的大學算是白念了。”
  
      “農村有啥不好?現在農村大有作為,我學的專業完全符合農村工作!”盡管父母反對,余施還是堅持自己的路。
接村官接來一個女娃娃 老支書的心涼了半截
  
      余施被分配到八顆較偏遠的美滿村任村主任助理,報到那天,60歲的老支書黃廣清用摩托車,把她從鎮上接到村里。
  
      “去之前,我心里一直在嘀咕:男娃子,一定是男娃子……沒想到給我派來了個女娃娃來,當時我的心都涼了半截。”黃廣清說,才開始,他真的瞧不起這個稚氣未脫的女娃娃。
  
      到村里后,支書、主任一肩挑的黃廣清擔心余施受不了烈日之苦,準備把她先送回辦公室休息。沒想到余施跳下車,說:“我既然來了,就不能坐在辦公室,我要到村里去看看。”
  
      也不等老黃表態,她又跳上了摩托車:“嘿嘿,麻煩前輩給我當一回司機。”
  
      于是,在美滿村的田間地頭,一老一少開始“巡村”。
  
      一個報告讓幾個惠民工程上馬
  
      余施上班第一天做的第一件事是向老支書請教村情,然后向村民發放調查問卷,讓村民發表自己的見解和意見等。
  
      這一招可打開了村民的心扉,倒苦水的倒苦水,提意見的提意見。“農村人性子直,雖然有些話不好聽,但能反映出真正的問題,而且有些建議很實際。”余施把問卷整理一遍,和老黃商量后,擬出了美滿村發展的可行性報告,遞交上級主管部門。于是,修人行便道、飲水池等幾個惠民便民工程上馬。為了保證施工安全和工程質量,余施頂著烈日奮戰在工地第一線,直到連接每個灣的人行便道和飲水工程驗收完工。
  
      2009年底,余施負責為村民辦理養老保險。不少村民認為她是一個小姑娘,擔心她馬虎大意。
  
      老黃要找人幫忙,但余施拒絕了。她說:“請大家放心,出了任何問題我負全責。”
  
      三天后,全村三百多人的養老保險檔案做好了,而余施的手有些不聽使喚,連筷子都拿不穩。
  
      “看到沒有?這就是我們村的大學生村官,辦實事。”漸漸地,余施耳邊常常出現這樣的贊美之詞,村民們都親切地叫她“閨女”。
  
      “村上的事看似繁瑣,只要認真去做,都能做好。”余施說,當然辛酸是肯定少不了的。
  
      一次家訪,她被一條老黃狗追了很遠,要不是村民相助,說不定要出什么事。
  
      鄉村田野走得多了,人也熟了,就連老黃狗見到她都搖尾歡迎了。
  
      一個夏天下來,余施被曬得黑黢黢的,半年后回家,父母驚呼:“我家閨女是個非洲娃!”
  
      煉金在大學 種金在鄉土
  
      村民鄭組權因身體的原因,生活很難自理,為此,他曾多次找村里,希望能解決低保問題,但一直因不符合相關政策而沒有結果。一來二去,老鄭心里賭氣,很不支持村務工作。
  
      余施想了想,帶著禮物去了鄭家。鄭組權見是個黃毛丫頭,“嘭”的一聲關了門,任憑余施在門外怎樣解釋,老鄭就是不回應。
  
      一連五次,鄭組權才讓余施進了屋。“大爺,你就把我當成您的親閨女,有啥子事都可以找我。”說完,余施開始幫老人打掃衛生,還和他談心。
  
      隨后的日子,余施經常去看望鄭組權,幫助老人干活。在余施的開導下,鄭組權心里的疙瘩解開了,不再上訪,和鄰里的關系也融洽起來。現在只要有人提起余施,老人就會搶著說:“那是我閨女。”
  
      村民老權家本有一口井,村里集中打井時,他沒有出力,老權認為,自家的這口井多少年來從未斷過水,用不著去吃村里打的井水。
  
      不料,2010年夏天大旱,老權家的井枯了,就想去村里的井取水。但他的要求遭到了村民們的拒絕。老權急了,認為是村民合伙欺負他,便找到余施“告狀”。余施趕緊挨家挨戶做工作、談心,在她近三個小時的協調下,最終化解了這個矛盾。
  
      為了方便老權,余施多次實地查看那口枯井,并最終運用科學知識找到了“取水”的辦法。
  
      “看不出這小丫頭還真有能耐。”說起余施,老權打心眼里佩服,“現在遇到麻煩事兒,想起的第一個人肯定是余施。”
  
      2010年11月底,在村支部換屆選舉中,余施高票當選美滿村支部書記。
  
      20多歲就成了村里的“一把手”,大家心里多少都有些問題要問,記者問了人們比較關注的一個:“你圖什么?這是你內心的追求嗎?”
  
      “坐在城市的空調房里是很舒服,但如果把‘城市夢'實現在農村是不是更有意義?我上大學是為了試金、煉金,種金子,還得在這鄉土上。”余施的話,似乎透視著一部分年輕人的特質!

中共長壽區委宣傳部 主辦 | 地址:重慶市長壽區行政中心
郵編:401220 電話:023-40246099 工作郵箱:1984272160@qq.com
copyright (c) 2015 重慶市長壽區文明網 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者建立鏡像
黑帽SEO